生命計算術

Whrzz!

外來者/末日

一段明亮的梦境


    无形的黑暗在四周涌荡,他从没见过这幅光景。不是火,也并非灰烬。太阳很冷,天空中没有云,阳光刺穿澈蓝的天幕撒下来。一会儿黯淡又忽然变得刺眼。

    巨大的阴影笼罩住他。一块,两块。随后是龙群。

    那些东西正朝北边飞过去。他突然想起羊圈的栅栏门可能没拴住,又或许柴火还没劈好。——不,不是这个理由。他现在就得回家。
   
    也许是风在嘶吼。把一切都吹散开来,把他掀在地上,忽高忽低的尖啸在山谷里响起。

   埃斯蒂尼安抬头看天空。太阳挂的很高,他跑的很快,然后越来越冷了。

今日份ooc脑洞

ooc 很短,就算不擅长也硬要尝试,雷到不要告诉我…








    当他醒来的时候浑身上下缠满了绷带,嘴里满是发干的苦涩。艾默里克,他想,这个人还待在这儿。他的好友就这样趴在他床边睡着了。

    埃斯蒂尼安拍了拍对方的手臂。

    “你醒了。”艾默里克挠了挠乱糟糟的头发,抬起头看着他。“你又做梦了。”

    “不。”他攥紧了好友的手。“不是芬戴尔。”

    昏暗的灯光下埃斯蒂尼安捕捉到艾默里克疲惫的侧影,他理应为自己自作主张带来的一系列后果感到愧疚。可现在感觉到是有些理所不应的轻松。

    至少现在他不是孤身一人。埃斯蒂尼安的梦里没有火焰,没有烟尘和死尸,没有任何人,也仿佛没有尽头。

    “艾默里克。”

    “你现在应该再多休息一会。”他捏住埃斯蒂尼安因高烧而发烫的手。

    “你别…你多待会。”

    “我哪儿也不去。”

脑一个光喵光非CP向

在此沉痛悼念亲友公式光练龙骑计划无限延期,不会写东西的人是这样的
非CP向,唉我想吸龙骑光

    "你不明白,"埃斯蒂尼安恶狠狠地说,"你不明白那条龙对我们伊修加德人来说是什么,也永远不会理解你我之间最可怕的区别。"

    龙骑士跃起到空中,而后落下,精准而凶狠地贯穿那条飞龙的背脊。他的每一次刺击都用尽全力,他好像无时不刻在生气,仿佛没来由的执着也因此成了一个谜。

    埃斯蒂尼安就那么稳稳地踏在伤口仍汩汩流出鲜血、身体散发着余热的龙尸上,全然不顾溅了满身的粘稠龙血,用力扯出扎在巨龙血肉中的长枪,居高临下地看着他。

    冒险者看不清他的脸,龙骑士紧闭的唇半边被阴影盖住,另外半边唇上的血被月光照得闪闪发亮。

    他们踩在被血浸融的雪地上走向不远处的营地。人族青年忽然低声说,"抱歉。"

    "你根本不懂怎么跟龙战斗,它们冲下来吐出的火焰能把你活活烤焦。"埃斯蒂尼安的语气一如往常刻薄但不像是讽刺。"你的武器不适合用来屠龙。"

    "以后别跟着我,该干什么干什么去。"

    很奇怪。冒险者不该因为这话难过的,这不是他的错,他也知道龙骑士没在刻意责怪他,可他也没说话。荒原里只有踩在雪上的脚步声吱嘎作响。

    "我想要是能帮上什么忙就好了。"冒险者的脑袋埋得更低,恨不得要把脸裹进胸甲里。

    "收起你的丧气话。"每一个音节都是冷冰冰的,"你能做到的比你能想象到的要更多。你是一名战士,但不是屠龙者。"

    他抬起头去看埃斯蒂尼安。漆黑甲胄上浓重的血气正在散去,可他身上的谜团仿佛变得更多。